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行業新聞 >> 內容

武漢現在真實情況如何?有必要聽聽年輕人的聲音

  火神山醫院,果然在第8天交付了!武漢,終于等來了一個好消息。   武漢和整個湖北的情況,令全國揪著心。處在戰疫第一線的幾百萬武漢人,幾千萬湖北人,他們每天都在發生著可歌可泣的故事,卻被紛繁復雜的混亂信息干擾了。   這些天,刀哥和多名身在武漢的年輕人溝通聯系。自疫情發生以來,他們一直在積極行動。讓刀哥深受觸動的是,他們沒有悲觀的情緒,也不覺得悲壯,反而表現出難得的從容和冷靜。在疫情陰霾籠罩下的武漢,這群年輕人讓我們看到了色彩和希望。   1   火神山醫院,可能在此之前,沒有哪一個醫院能像這樣受到億萬人的直接關注。   這個總建筑面積3.39萬平方米,編設1000個床位的醫院,可以說就是一個“戰地醫院”。參照2003年非典期間北京小湯山醫院所建,將于2月3日正式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8天時間,分秒必爭!因為這直接關系到很多病人與死神的賽跑。   所以,當1月24日除夕那一天,上百臺挖機抵達現場開始土地平整那一刻,數千萬網友在或大或小的屏幕前焦急地關注建設直播,當起了“云監工”。   2月2日一交付,新的命令就傳來:   解放軍將抽組1400名醫護人員,于2月3日起承擔火神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專科醫院醫療救治任務。醫院主要救治確診患者,開設重癥監護病區、重癥病區、普通病區,設置感染控制、檢驗、特診、放射診斷等輔助科室。   此次抽組的醫療力量來自全軍不同的醫療單位,據了解,醫護人員中有不少人曾參加小湯山醫院抗擊非典任務以及援助塞拉利昂、利比里亞抗擊埃博拉疫情任務,具有豐富的傳染病救治經驗。   對于武漢來說,2月2日另一個重大好消息是,根據武漢市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指揮部要求,全市各城區進行“四類人員”的集中收治和隔離工作。   這四類人員是:確診患者、疑似患者、無法排除感染可能的發熱患者、確診患者的密切接觸者。   近期有多家媒體報道,由于一些客觀原因(如試劑盒不足),武漢市一些發熱患者無法確診為新冠肺炎,難以得到有效的隔離和救治,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潛在的交叉感染,他們的家屬則不得不通過網絡尋求幫助。   武漢市集中隔離和收治“四類人員”,將改變這一狀況,目的是有效控制傳染源,堅決切斷傳染途徑,堅決遏制疫情擴散。   另外,前幾天對武漢紅十字會工作效率表達質疑和不滿的媒體和網民,顯然不少。其中關于武漢協和醫院等抗擊疫情的一線醫療單位面臨口罩、防護服等資源嚴重短缺的圖片、留言撲面而來,而且不少都指向了外界捐贈的物資不能第一時間給到醫院手里。   在2月1日央視新聞記者采訪的視頻中,一位武漢協和醫院工作人員說,“昨天只領到兩件防護服”。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而2月2日一早,這種令人焦急的現狀有了改變。   武漢市在2月1日夜里就為紅十字會找了四個幫手——武漢城投、九州通醫藥物流公司、武漢市統計局、市場監督管理局,已經到武漢市紅十字會協助物資的卸貨、入庫、質量檢驗、數量統計等工作。   中國紅十字會派去的總會工作組也已經趕赴湖北武漢,指導、督促湖北省紅十字會、武漢市紅十字會做好疫情防控工作。   湖北省紅十字會也發布了對近日一些情況的說明,回應公眾的質疑,其中對一些工作不足和失誤表示“深感痛心、自責和內疚,將對直接負責人依紀依規追責”。   2   雖然,在“封城”之前武漢市已經有500萬人因為各種原因離開,但留下來的還是多數。他們現在正通過自己的努力,希望為萬眾戰“疫”增加自己一份力量。刀哥在這兩天聯系了幾位這樣的普普通通的武漢人。   張姚爍宸,一位華中師范大學本科在校學生。他說,由于大多數學生在學期結束時都已回家,武漢的防控措施也都要求留校學生待在寢室,所以一開始沒有成立一線的大學生志愿服務隊。但是,隨著疫情越來越嚴重,武漢封城后各種資源短缺的現象被披露,從1月25日開始,他和學院的幾位同學一起組建了“援助武漢動員群”。   雖然不少同學在外地,但都心系武漢這座城市,所以他們建立了3個援助聯絡群,總共大約600多人,現在主要任務是幫助對接外地校友們的捐贈物資,聯系物流和跟進捐贈款項等等。   一開始,他們主要是動員身邊的同學、朋友、家人通過官方正規渠道為武漢捐款捐物。張姚爍宸說他們并不接受捐贈,只鼓勵大家動員身邊人,為武漢抗擊疫情貢獻力量。   隨著成員的擴大,很多關于武漢急需物資和外界有意捐贈的信息在群中流傳,因此他們也開始進行信息收集、整理、核實和聯系的工作。   張姚爍宸告訴刀哥,雖然他們身邊目前還沒有人確診感染,但是作為從武漢回來的大學生,不少同學在家鄉的遭遇都不太令人愉快,一些人會對他們抱有偏見。最讓他難忘的是,一些在外地的同學在居家隔離期間,經常是夾著體溫計還在幫忙打電話聯系捐助物資的來源和物流信息。   張姚爍宸說,他們的雖然力量有限,但是感到很充實。   例如,他們在1月25日到26日武漢物資最短缺的那兩天,核實了一個愿意銷售20000只口罩的廠家,并且與7家醫院聯系了解需求情況,由于醫院目前只能接受捐贈不接受購買,他們又幫忙聯系了武大北京校友會,爭取到了資金。而且,他們還聯系盒馬鮮生等電商物流,獲得物流支持的承諾。   最后,經過多次溝通,該廠家最終以一半的價格進行“半價捐贈”。   另外,他們在那兩天還核實了武漢光谷三院醫生不僅缺少物資而且面臨吃飯都難以保證的信息,然后發動同學們聯系武漢市內愿意提供餐食的餐館。他們還聯系到安徽工程大學兩萬多元的捐款,并積極尋找合適的貨源。   這樣的例子還有很多。張姚爍宸告訴刀哥,當然,也有很多虛假信息,也有很多不成功的例子,但是他們認為即便有一點力量,也有意義。   如今,隨著各種捐款、物資捐獻的信息在網絡上越來越多,他們這個團隊現在還發揮核實信息的作用。   比如,群里經常會跳出信息,某某在泰國有一批口罩需要人托運回國,某某人有一批口罩可以原價銷售,某某餐館可以免費給醫務人員就餐,某某車隊可以免費供運輸服務等等。他們分頭對這些消息進行整理,并且核實真偽。核實之后將雙方聯系起來,起到一個供給和需求信息溝通橋梁的作用。   張姚爍宸說,官方的平臺并沒有這種“點對點”的服務,而有些個人和海外團體希望把捐款或者物資直接支援給某個醫院,這種單獨捐贈效率更高,目的更明確,他們負責將這些信息進行連接。   通過3個群里的600多成員的努力,他們一邊發布各種各樣的信息,一邊對虛假的信息進行辟謠。不讓虛假的信息傷害那些對武漢抱有愛心的人。   3   陳菲,是華中師范大學的教師,也是張姚爍宸的老師,他其實也是這個團隊的一員。   他告訴刀哥,作為普通的武漢市民,身在疫區,現在更渴望的是為自己的家鄉做點什么,為早日戰勝疫情獻一份綿薄之力。   在大年三十的那天中午,他開著車從光谷廣場經珞喻路回家,往日熙熙攘攘、車水馬龍的路段,已經沒有了公交車的蹤影,只有兩三輛私家車行駛在路上。熟悉的城市變得異樣,寂靜無聲的背后多少有些讓人恐懼。   到了大年三十的晚上,他和家人已經完全無心看春晚,只想刷到振奮人心的前線消息。這個城市生病了,但并不是外媒記者說的“鬼城”。   他在那天晚上看見,一支又一支的醫療隊伍正逆著人流而來。雖然自己不是醫護人員,但是身在武漢也可以做點什么。   于是,他和華僑大學的青年教師黃日涵等好朋友們參與和建立了網絡公益服務隊,幫忙協調物資信息的對接。他說這也算是自己做了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陳菲告訴刀哥,看著一筆捐贈物資能夠成功對接上,看到醫護人員吃上熱飯,就感覺心里暖暖的。希望武漢的父老鄉親們能早日走出疫情的陰霾。   郭凌律師也是普通的武漢人,她從一開始就成為一名對抗疫情的志愿者。   她說,武漢封城,面對這個突如其來的加長假期,從開始的慌亂惶恐,直至現在的平靜團結,素有九頭鳥稱號的武漢人漸漸調整好自己的生活節奏。1月27日,在總理身邊一邊聽一邊淡定往購物車里放物品的大媽,就是身邊千千萬萬平凡而普通武漢人中的一員。   武漢人生性樂觀,漢味市井幽默即便在大疫時期也隨處可見。   根據郭凌的了解,武漢一線的醫護人員大多數都是年輕人,從去年12月底到現在,很多年輕醫生和護士放棄了休假,推遲了婚期,安排了年幼的孩子和年邁的老人,一直無休式地獄般工作, 直到全國各地的醫療救援隊陸續到來,才能輪班休假。   2月2日,有媒體從武漢大學人民醫院獲悉,最新研究發現,在前期國家權威指南提出的飛沫傳播、接觸傳播的基礎上,新冠病毒還存在一定的糞-口傳播。這其實也凸顯了除了醫療人員外,另一個面對疫情高危行業——環衛工人。   郭凌說,武漢的環衛工人都是主動放棄春節假期,以武漢市江漢區核心疫區的漢興街環衛所為例,其管理范圍緊鄰華南海鮮市場,環衛所從大年三十到初三是全員24小時加班,初三以后分班調休,自行制定了一系列緊急時期的清運措施,累了就在單位和衣而臥。   由于每家每戶隔離在家,社區內生活垃圾量激增,環衛工人仍堅守崗位不分日夜地工作,保證生活垃圾日產日清。由于防護物資急缺,在沒有整套的防護服保護下,仍堅守崗位,在戶外干著最臟最累,污染物相對集中的工作。   然而,不少環衛工人幾乎都沒有專業防護口罩,有的甚至連普通口罩都沒有。   郭凌說最令她感動的是,很多青年志愿者們都自發組織起來,運送與分發物資,向一線保障食品供應。比如,有的志愿者,從外地援助物資(屬于點對點援助方式)一落地進入武漢就跟著,及時聯系受援助單位,經過紅十字會等官方部門核驗后,以最高的效率送到目的地。   武漢盒馬生鮮的所有青年員工,都自動放棄休假,加班為門店附近的醫療機構和外地增援救援隊送餐。他們都是自愿開著自己的私家車,不計費用和辛勞。許多志愿者群都是有人通宵值守,就是為了保證物資的調度。   作為一名法律工作者,郭凌也對刀哥談到了幾個她目前最關注的問題。   比如,有的騙子私刻印章和偽造介紹信等材料,企圖騙取一些捐助資源,然后在賣到市場中牟利。還有一些人是回收口罩再加工,然后再投入市場牟利。現在,在多個群都已經發現并通報了情況,隨時發現隨時舉報。   還有一些二道販子,混在志愿者中冒領物品轉手牟利,她已經在多個群里看到了無良者冒充志愿者或醫院人員冒領物資的情況。   另外,現在武漢市各區政府紛紛通知機關的黨員干部上班,到社區進行發熱病人排查,但是這些工作人員基本上都沒有防護設施,有的甚至有的連口罩都沒有。這些工作人員在買不到的情況下,準備戴浴帽和廚房手套出去。   所以,無論是警察、深入社區的黨員干部還是環衛工人、殯儀館人員都不能缺乏規范性的流程培訓以及相應的防護手段。   在采訪他們的過程中,給刀哥印象最深的,是他們都說,“武漢是我的家園”!   只有萬眾戰“疫”,才能眾志成城!

 
  • 泰州調查公司(www.jxfylt.icu) © 2009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地 址:泰州市海陵區五一路世紀新城2號樓1302室    E_mail:[email protected]
    電 話:0523-86231007    手 機:15850877007     洪先生    工作QQ:785175320
  • 3v3篮球比赛报名 股票配资业务流程 白小姐一肖一码持码图 基金配资业务 精准九肖十期中九期 天天彩选4走势图500期 王中王1肖一码大公开 贵阳闲来麻将 一分赛车怎么玩能稳赚 安微11选5最新开奖 西甲体育直播